全球化开启新机会,却加深了许多不公平
2020-06-18

    全球化开启新机会,却加深了许多不公平

税制是导致多数已开发国家愈来愈不公平的一个关键因素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史迪格里兹新作《大鸿沟》,提出这个世代难题的下一步行动!

当前的全球税制是无法管理、不公平和扭曲的,这个税制是导致多数已开发国家愈来愈不公平的一个关键因素。

世人兴致勃勃地看着苹果执行长库克(TimCook)替公司辩护,他说苹果已付清所欠的税款,彷彿应付的税款都付清一样,这两者当然大有差别。像苹果这种资源和人才充裕的公司,尽其所能在法律允许的範围做最大程度的避税毫不意外。

虽然美国最高法院在联合公民案的判决中似乎假定公司是人,因此有人的种种权利,但这种法律上的假设并不赋予公司一种道德责任感。公司就像漫画中的塑胶人(PlasticMan),无所不在,也无影无蹤,销售产品时无所不在,申报销售产品的获利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蹤。

一如 Google、苹果大大受惠于美国和其他西方政府提供的资源。受过高等教育的员工毕业自政府直接和间接支持的大学(透过慷慨的慈善捐款扣除额);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均仰赖网路,而网路的基础研究是政府拨款资助;它们会如此成功也有赖法律制度,包括对智慧财产权的有力保护;它们要求政府强迫其他国家採用我们的标準(而且成功了),有时令新兴市场和开发中国家的人民付出巨大代价。

没错,它们展现出色的才能和组织技术,并得到应得的名声。当年牛顿至少会谦虚地表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现在这些科技业巨人则对自己搭便车毫无愧疚,它们接受体制的好处毫不手软,却不愿意对社会有相应的回馈。如果没有公部门支持,未来的创新和成长所仰赖的源泉将枯竭,社会愈来愈分裂对立的后果就更不用说了。

普通劳工没有得到多少好处

较高的公司税率甚至不一定会导致投资显着减少。如苹果证明,它可以靠举债来对想做的一切事情融资,包括支付股息,这是避免承担公平税负的手段。但是,利息支出可以抵税,也就是说,如果投资仰赖债务融资,资本的成本和报酬都会相应改变,因此对投资没有不利的影响。

因为资本利得的税率相当低,股权投资报酬得到的租税待遇甚至更优惠。企业还可以从税法中的其他细节得到好处,例如加速折旧和研发支出。

国际社会该面对现实了,当前的全球税制是无法管理、不公平和扭曲的。这个税制是导致多数已开发国家愈来愈不公平的关键因素。美国的不公平程度显着领先,英国也并未落后很多。

美国不再是机会之地,儿童的人生前途比其他已开发国家更仰赖父母的所得和教育水準。之所以如此,关键原因在于公部门的资源匮乏。

我们因为全球化而愈来愈相互依赖,这些跨国公司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。相对之下,美国和许多国家的普通劳工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。

在全球化的压力下,他们的实质所得年复一年地下跌,以致于美国全职男性劳工现在的所得还不如 40 年前,儘管全球化在某个程度上压低物价。我们的跨国公司已学会不放过全球化造就的所有机会,包括迴避承担全球社会责任的税法漏洞。

如果我们之前选择的移转价格制度,让企业集团可以「编造」旗下公司买卖的商品与服务价格,藉此选择将利润放在某个州,那美国的公司所得税制度将无法有效运作。

美国已发展出一种公式化制度,以就业人数、销售量和资本财为基础,分配全球获利。但是,因为真正「附加价值」的一大来源是智慧财产,企业可以更轻鬆地将获利在国际间移转,这个公式化制度还有进一步微调的空间。

如果苹果和 Google 象徵全球化造就的机会,它们的避税态度则使我们看清当前体制可能产生、而且正在产生的问题。

全球化开启新机会,却加深了许多不公平书籍简介

洗钱、密帐、黑箱贸易协定、药物专利为极少数人把持, 贫富差距在全球化下急速扩大,阶级撕裂恶化,单一国家难以独力应对。 思考不公平问题最冷静、最坚持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史迪格里兹, 继《不公平的代价》后最新力作,提出这个世代难题的下一步行动!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