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吹捧枫桥经验原因何在
2020-06-15

    

近日,中共在浙江举办高规格活动,纪念55年前「发动群众斗群众」的「枫桥经验」,中共政法委高官全体出动。有学者认为,中共如今没钱了,需要免费打手,便吹捧「枫桥经验」。

所谓「枫桥经验」,是1960年代浙江枫桥区发明的,一种发动群众来「监控、改造」「阶级敌人」的做法,宣称「十个人包夹改造一个人,矛盾不上交、社会改造」。毛泽东1963年下令推广。

与此同时,中共喉舌《人民日报》12日头版刊登题为「枫桥经验为何历久弥新」、副标为「坚持发展枫桥经验」的文章,文章强调,如今浙江全省共划分了7.08万个「网格」(安全责任区),配备23.4万名专兼职网格员,目标是「全科网格」,每个网格配备一名专职网格员,集各项职责于一身,全面取代村级的各类协辅人员。

中共吹捧枫桥经验原因何在

近日,中共高调吹捧「枫桥经验」。有学者认为,如今,中共没有钱了,就需要免费帮兇。图为十年前北京的所谓治安「志愿者」大妈。(GuangNiu/GettyImages)

「枫桥经验」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

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对新唐人电视台表示,「枫桥经验」实质就是「群众专政」。「维稳体制中有两个分支,「政法委」注重在用司法体系惩罚;而「综治委」强调群众专政。只是在不同的阶段,专政对象变化不同。早期是「四类分子」,后来就变成了各类「不稳定因素」,也就是中共不断製造出来的新的敌人。」

1990年代,中共由「枫桥经验」发展出维稳体制中的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系统」。包括朝阳群众、红袖章大妈、网格治理员以及一群专门举报网路文章的网评员(五毛)等等。

中共没有钱了重走枫桥模式

美国媒体人、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认为,即使是中共收买的「朝阳群众」,也是需要当局耗资的,如今,中共没有钱了,就需要免费打手,便吹捧「枫桥经验」。

澎湃网2017年9月曾报导,据统计,目前北京共有各类群防群治力量超过85万人,北京朝阳区就有19万余人,实名注册的「朝阳群众」达13万余人,其中6万余名活跃的「朝阳群众」,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线索2万余条。

朝阳区财政每月按每人300元到500元标準,对治安积极份子给予补贴。

独立评论人士文昭在他的YouTube自媒体上分析,在经济持续恶化的情况下,中共再提发动群众,是钱不够花了。现在虽然不像毛时代的财政那幺捉襟见肘,但也是「蛇大窟窿大」花钱的地方多。

他表示,显然中共目前感到有社会不稳的重大隐患,是需要加强对社会的压制。最近大批删除社交媒体帐号就是表现,但是与它要对社会增加的压力比,它的维稳开支却难以同等地放大,这时它就需要重走枫桥模式,想发动群众为其所用。

「枫桥经验」有用吗?

「枫桥经验」能缓解中国基层社会的矛盾吗?纽约大学亚美法中心访问学者滕彪对新唐人电视台说:「因为中国的(基层)冲突矛盾,最多的还是民众和政府、包括地方官员的冲突。涉及到腐败、拆迁、冤案等等。这样一个体制剥夺人的选举权利,剥夺人的言论自由,破坏人们的宗教信仰基本人权,所以它是不断的产生矛盾,积累矛盾。靠所谓的枫桥经验,是不可能缓解的。」#

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