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】管制条例多 转向低利润 饮水机业者料淘弱留强
2020-06-13

    【独家】管制条例多 转向低利润 饮水机业者料淘弱留强
独家报道/摄影:许世平 【独家】管制条例多 转向低利润 饮水机业者料淘弱留强

饮水机业者必须遵循多项条例管制,能帮助市场淘弱留强,让强者能继续生存。左为孙福仁。 

面对多种条例限制的自动饮水机经营者,将迎接新一轮淘弱留强的大洗牌,强者将迎来新的蓝海。

一些在此行业领域拥有长期经验的业者认为,几近年水机市场因装机量愈多而掀起激烈竞争,从水机的生命周期来看,它渐从前期的高利润低风险期,渐转入竞争激烈的中期阶段,再进入低利润的后期市场。

再加上,水务公司、卫生部、市议会多种条例措施的实施,也给业者带来严峻挑战;但是,此管制措施是好的,那些能够遵循管制条例的业者,就能继续生存,市场远景会更好。

根据业者反映,经营者必须遵循的条例,包括:定期接受衡量检测;须装置个别水表;须接受检测水质,及最近还接获市议会的训示,根据饮水机装置据点申请营业执照。

森共约400饮水机

目前在芙蓉、汝来、波德申及瓜拉庇劳等地均有好些饮水机的装置据点,估计全森境内共有约400台。

此类水机装置多从泰国组装进口,它具有杀菌、弱碱器过滤、自动计量、现制水及现售水的功能。

多数都装置在校园、工厂区、或住宅附近的商铺及超市等,内嵌式投币器装配,及设有增压泵,根据水机出产商的宣传说明,此类水机装备还可滤化水垢、水藻、余氯、重金属、有机化合物、病菌等有害物质。

在芙蓉及多个市镇据点经营水机10年的孙福仁告诉《》说,最近卫生部通知经营者必须将水机售卖的饮用水,送到布城的检测站接受水质检验,以确定水机的饮用水是否符合安全饮用标准。

“要检测水质,业者每2年就须付费1600令吉,问题是在国内只有布城唯一能提供检验水质服务,像在芙蓉或靠近布城的业者还不会遭遇到什幺问题,像槟城就困难多了。”

他说,一般水质样本在3小时过后就会发生变质,从远地交送到布城进行检测就会失准;要否每天送检?假如不是每天送检,那就失去意义。

他还说,要送检就必须规定全国各地一律要遵守,业者才会遵循。“我不要像以前那样做傻子,全森第一个遵循公务公司的条例,直接给水机装置水表,后来才发现当局只是抽样调查。”

孙福仁:真要检测水质

应强制检测大型滤水厂

孙福仁认为,真的要检测水质的话,更应该对那些出产大桶装的大型滤水厂强制实施品质检测才对,不应该管制那些小型的水机业者。

“问题时,业者是依据每台水机缴付检测费,例如你有10台饮水机,就必须支付逾万令吉费用;其实,不论你有多少台水机,当局应该让经营者一次性付费。”

他说,假如业者拒绝遵循水质检验的要求,当局有权锁机禁售;不过,对此项检验水质的措施,他认为是不可行的。他还说,于最近业者再接获市议会的通知,基于业者在街廊的公共场地装置水机,因此必须向当局申请水机营业执照。

他说,之前水务公司就规定业者必须申请装置个别水表。过去业者多租赁花园商铺前的角落装置水机,也没有独立的水表,而只是向铺主支付水电费。

他说,目前当局已延展实施有关措施。他说,业者其实还要接受衡量标准的检测,以检测水机的出水量与付费额是否符合基准,每半年须检验一次,一年2次,每次要花费70块钱。

怡丹登生意难做

隆芙甲竞争激烈

据孙福仁所知,有很多水机都没有遵照规定接受定量的规格检测。他说,由于经营水机必须遵循繁杂的条例规格,已促使好些人都放弃经营,在波德申已有人撤走水机,搬回家,任由水机变废铁,没再做生意。

根据反映,在怡保、吉兰丹及登嘉楼,水机生意比较难做;在新山、吉隆坡、芙蓉及马六甲,竞争挺激烈的。

早期率先经营水机生意的投资者,短短两年就已资金回笼,那时期,一台水机一个月就能赚整千块钱,目前剧跌至两三百块钱。

现在参与此类投资者, 赚利回笼就会比较慢些。

一般上,饮用水机行业直接对瓶装或桶装饮水业构成竞争,因此多数是蓝领的工友选择装饮价格较低廉的水机水。

业者认为当局应该对那些经营大桶装饮水厂实施条例限制,因为他们出货量大;或是直接对水机生产商或经销代理实施产品管制,而不是对小型饮水机的经营者实施管制。

当然,对政府实施严峻管制,业者认为存在正面意义,因为没有能力遵循条例管制的经营者会被淘汰,而且也有好些经营者的确逐渐撤离市场,将来市场的水机量数会减降,余下的就能赚到吃,因为竞争少,红海就渐变成蓝海。

当然,业者要遵循条例,就须承担更多营运成本,利润就会减半。

饮水机业者须遵循条例

★须接受水质检测,以符合饮用安全标准。(两年付费1600令吉)

★须装置个别水表。(700令吉)

★须申请水机营业执照。

★须定期检验装机出水量与银额的衡量标准。(一年两次,每次70令吉)

独家报道/摄影:许世平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