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
2020-06-13

    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

为了推动经济增长和吸引外资,加上基建设备落后,亚洲积极推动基建发展项目,包括铁路、大道、港口、发电厂,甚至宽频网络等等。


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IIB,简称亚投行)高级经济学家程章斌,接受媒体联访时指出,亚洲基建发展出现融资缺口,每年需要大约1.7兆美元(6.8兆令吉)资金。

截至2015年,亚洲每年投资大约9000亿美元(约3.6兆令吉)。

要解决这庞大的融资缺口,共有4种方法,分别是政府重组财政、私人领域投资、引进外资和借助多边发展银行,如亚洲开发银行(ADB)、亚投行等。

相同的,在这几年频频推出新基建工程的大马也面对融资缺口,但经济学家认为,我国拥有发展良好的资金市场,特别是债市,很多大型基建计划都是通过发债融资的。

加上政府努力改善财政,降低赤字,且仍具备吸引外资的魅力,所以大马面对的融资缺口问题不大。


经济学家:不能只靠政府

借助外资推动基建

去年,捷运机构宣布,捷运路线3招标融资条件有变,将由统筹承包承建商负责融资,不像前两条路线直接获得政府融资,意味着将会引进外资联手参与这项工程。

经济学家认为,这是本地市场出现融资缺口的迹象,政府难以承担新工程的成本,所以,决定由本地企业和外资负责融资。

不过,这不是坏事,因为只靠政府的力量是不行的,必须借助私人领域和外资推动国内基建工程方为上策。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

程章斌指出,亚洲基建发展面对庞大融资缺口。

“整个亚洲每年需要大约1.7兆美元(6.8兆令吉)资金,但截至2015年,亚洲每年投资大约9000亿美元(约3.6兆令吉)。”

他说,若是达不到资金需求,将使到经济放缓、基建发展不足,如不够电力和道路,还有居住环境不理想,无法推动城市化发展。

“这将成为亚洲长期发展的绊脚石,会影响未来经济增长。”

同时,他认为,部分国家的财政赤字和背负庞大债务,也是促使亚洲面对融资缺口的因素之一。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 程章斌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 姚金龙

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教授姚金龙指出,融资缺口会因不同国家的基建发展需求而不同。若一个国家要发展多项基建工程,就会形成更大的缺口。

基建发展包括,公共设施、电力、交通、公路和大道等。同时,还有很多国家要求越来越先进,所以也加强互联网连通性,而投资在发展宽频和加快网速。

他认为,目前有部分东盟国家面对严重的融资缺口,如柬埔寨、寮国、缅甸和越南。

程章斌则说,部分国家已有良好的发展,且政府可通过债市或自行融资,所以不需要多边融资来填补融资缺口。

他举例,虽然泰国和新加坡都是亚投行成员,但并无融资项目,因为他们可通过市场,以低成本和更有效的方式融资。

相同的,大马相比于其他亚洲国家也表现不俗,除了拥有发展成熟的资金市场之外,也具备发展基建项目的能力。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 李兴裕

4方法填补融资缺口

经济学家认为,必须通过4种方法解决庞大融资缺口的问题。

方法一,政府重组财政,并把资源优先放在基建发展。

程章斌指出,政府通过政策或补贴改革,将可扩大财政空间,有更多资金发展基建项目。

“一些政府花费10亿美元在燃油补贴。若是逐渐重组补贴,每年可释放这笔资金。同时,我认为,针对性补贴比较重要。”

大马在加强财政表现方面作出不少努力,包括近几年频频合理化补贴,如取消白糖、燃油和25公斤装面粉补贴,并在实施6%消费税,借此降低开销和增加收入,加强财务表现。

同时,政府预计,财政赤字从2016年的3.1%,在2017年降低至3%,而2018年则进一步减少至2.8%。

姚金龙认为,我国政府合理化补贴是一个正确措施,可逐渐降低财政赤字,达到平衡预算。

而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则指出,重组财务是正确的,因为让政府有更大的空间推行基建发展,但也必须依靠私人领域,还有鼓励外资来马。

“本地银行无法融资所有基建项目,因为这将使到他们很难提供贷款给私人企业。”的基建工程。

方法二,通过私营化计划融资,以引进私人领域的资金。

姚金龙认为,私营化是填补融资缺口非常重要的方法,我国私人领域参与不少基建发展,包括大道、水务工程等。

不过,他强调,要私人领域参与基建工程,监管条例就必须更透明。在工程合约上,不要有所谓的“政府秘密”。

方法三:引进外资融资基建工程

只是依赖政府和私人领域融资基建工程是不够的,必须吸引到外来直接投资(FDI)融资,才能够推动更多本地发展项目。

一直以来,都会有外资竞标本地基建工程,这包括铁路、发电厂等。

根据大马投资发展局(MIDA)发布的报告,2017年首9个月已批准1135亿令吉,其中,外资达301亿令吉,而2016年全年则达591亿令吉。

方法四:寻求多边发展银行帮忙

目前,全球有10家多边发展银行,这包括世界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、亚投行等。

程章斌指出,截至去年11月,亚投行已批准35亿美元(约141亿令吉)贷款和股权投资,其中,东盟占了超过6亿美元(约24亿令吉),这包括缅甸的联合循环燃气(combined cycle gas)发电厂,马尼拉防洪计划等。

他认为,东盟有三大领域需要庞大投资,分别是:

第一:发电领域

部分东盟国家,如缅甸需要迅速增加发电量,所以相关基建发展有巨大需求。

第二:与城市化、居住环境和文明相关的基建

大部分国家专注在废料管理和把废料转换成能源。同时,随着气候出现很大的变化,连防洪基建设施需求也增加。

第三:连接性

这是全球贸易与东盟发展的支柱,让区域国家能够与全球连接,而需要的基建项目包括跨境公路与铁路、港口等。

债市发展佳助融资

一般上,大型基建工程主要通过政府和资金市场融资。

姚金龙则指出,大部分亚洲市场没有发展良好的资金市场,特别是债市,所以很难获得长期资金,融资大型基建项目。

“不过,大马没有这方面的问题。我们有良好的传统和回教债市,大型基建发展都是通过发行债券融资。”

根据亚洲开发银行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5年大马债券规模非常大,政府和企业债券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达96.7%,仅落后于韩国的129.64%。他认为,大马的金融系统健全,所以没有面对严重的融资缺口,但却面对一项关键问题,就是在发展基建项目后获得的回酬。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

他说,很多基建工程在开放使用后,很难取回投入的成本而面对庞大的债务,特别是铁路工程。

他举例,机场直透快铁,仍需要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,还有提高机场税就是为了支援快铁。

“固定成本高的基建项目,都会面对相同问题,包括将推行的东海岸铁路和隆新高铁。”

因此,他认为,必须考虑周详及谨慎决定票价,因若是定价太高,会导致乘客人数减少。同时,基建工程的素质也很重要,会将成为人民愿不愿意支付这笔费用的关键。

虽然政府提供援助是好事,但姚金龙认为,必须根据国际标准吸纳无法取回的投资成本,以避免提供多余的资金。

他解释,很多基建发展项目是因为贪污而导致成本超支,最终也把这成本转嫁给消费人。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

大马融资压力短暂

大马在近几年频频推行多项大型基建工程,包括捷运路线2、轻快铁路线3、泛婆罗洲大道,而接下来还有东海岸铁路、隆新高铁和捷运路线3,让人不禁担心我国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应付这些工程。

李兴裕指出,由于政府不断推出新基建项目,大马近几年一直面对融资缺口。

如东海岸铁路计划(ECRL)通过中国融资550亿令吉兴建,而捷运路线3则要引进外资联手融资,这皆是本地市场出现融资缺口的现象。

他说,政府在捷运路线1和2已消耗庞大资金,所以路线3工程必须靠外资。

早前,捷运机构总执行长拿督斯里沙里尔指出,决定把捷运路线3工程从工程交付伙伴(PDP)的模式,转为统筹承包商模式,是因为大部分是钻孔和隧道工程,这将耗资巨大。因此,改变工程交付结构,将可节省数十亿令吉。

李兴裕说:“在同一时期推行多项基建项目,使到我国面对融资压力。”

不过,他认为,这仅属短暂现象,因大马投资评级佳,所以仍可通过债市获得融资。

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 【独家】亚洲基建 融资年缺6.8 兆

独家报道:姚思敏

独家报道:姚思敏

独家报道:姚思敏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