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2020-06-21

    

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,「澎湖南方四岛国家公园」,于10月正式挂牌。这座最新的国家公园位于澎湖南海,範围包括东屿坪、西屿坪、东吉、西吉、周遭礁岩小岛及邻近海域,拥有壮观的玄武岩地质景观、各种海蚀地形、丰富的珊瑚礁生态系和鱼类资源,以及闽式风格的老建筑和代表先民智慧的「菜宅」。新获得的国家公园地位,是否能保护这里珍贵的自然与人文景观?


摄影:陈郁文

整个夏天,几乎只要天一亮,叶生弘就起床了。因为夏天没有东北季风,正是澎湖群岛的旅游旺季,叶生弘等会就要带潜水的客人下水了,也许今天可以有好运气,看到大群的丁香鱼球。在经营潜水观光旅游前,叶生弘也是打鱼的人,是渔家第四代,兄弟、爸爸、阿公、祖父都在捕鱼;潜水打鱼是这个家族的专长,据说每种鱼法和捕鱼点都是家族世代相传,功夫与地点只传给自己的后代,外人是学不到的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东吉灯塔,是航行险恶黑水沟的海上明灯。塔高24.4公尺,装置三等旋转式透镜煤油白热灯,每12秒闪光一次。东吉灯塔是日本人统治台湾时于1911年所兴建,是澎湖的第二座灯塔,也是船只往来台湾、福建和厦门的重要指标。摄影:陈郁文

澎湖海域向来是着名的渔场:北有北浅渔场,南有台湾堆渔场(南浅渔场)。澎湖群岛主要受到中国沿岸流、黑潮支流、南海季风流等三大海流影响。冬季时,中国沿岸流带着鱼类南下,集中在澎湖西侧。夏季时,北上的温暖黑潮支流,则带来了热带太平洋及印度洋的丰富鱼种。

澎湖丰富的鱼类资源,是海岛人民生计所繫。年轻时的叶生弘也以捕鱼为生,直到几年前的一个黑夜。那一晚,叶生弘进行了多次潜水打鱼;可能是减压时间不足,几个小时后回到水面,因为潜水夫病,几乎丧命。「有的邻居在潜水打鱼时,就是这样得到潜水夫病,突然就走了……」叶生弘回忆起当时,依然感慨不已。突来的濒死经历,让他感到大海的变幻莫测与生命无常,于是下定决心放弃潜水打鱼,改为全力经营观光旅游,转眼间在澎湖南海经营海洋旅游已有十年。

叶生弘熟悉的海域,正是今年10月挂牌的「澎湖南方四岛国家公园」,位在澎湖群岛南海的望安、七美之间,範围包含了东屿坪、西屿坪、东吉、西吉以邻近数个小岛,是台湾继东沙环礁国家公园之后,设立的第二座海洋国家公园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体型瘦长的鹤鱵,是以往渔民不常捕捞的鱼类;由于渔业资源日益枯竭,却成了捕获鱼种之一。摄影:陈郁文

在国家公园于今年夏天正式公告前,南方四岛曾经突然一夕爆红。这是因为网路流传一张神祕的海上「蓝洞」照片,这张照片首先被日本媒体报导,又从日本红回台湾,造成游客一窝疯争相前往一窥究竟。这个地点就是南方四岛的西吉,当地人称为「灶笼」,是难得一见的透天玄武岩海蚀洞。因此,搭船前往南方四岛巡航、探索鲜少人居的小岛,成了游客们的一时之选。

这几个神祕岛屿也曾经繁荣,有的岛上过去不仅双层洋楼林立,最热闹时甚至住过三千多人。时过境迁,大约在民国六十年左右,因为环境和生活条件等问题,岛民陆续迁离,四个岛屿成了旅人口中「时间静止的岛屿」,时间彷彿就在岛民搬迁的那一刻停止前进。现在常住人口不到20位,其中,西吉更成了无人岛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澎湖人就地取材盖屋、堆砌菜宅;採集的珊瑚礁石经曝晒洗去盐分,形成白石;黑石就是玄武岩。白石、黑石造就了充满风味的菜宅与澎湖厝,是小岛独特景致与历史见证。摄影:陈郁文

还住在岛上的人,男的出海抓鱼,女的就在岛上种菜——吕文章与阿莲姐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妻。阿莲冷饮店是东屿坪唯一卖饮料的地方,卖饮料其实是副业,58岁的吕文章,13岁就开始讨海捕鱼;阿莲姐平时就在自家「菜宅」种菜,潮间带则是她冬天採海菜、夏天採蚵的地方。「菜宅」是以硓石古石或玄武岩砌成,种植蔬菜的地方。每年10月到隔年3月,澎湖东北季风强劲,植物难以生长,建起菜宅就可以抵御强风。东屿坪山坡上有着大面积的菜宅,因为多数居民早已迁离,大部分菜宅就闲置了。错落有致的菜宅、老屋,成了小岛的独特景致与历史见证。

隔着东屿坪不远的对岸,是西屿坪;除无人岛西吉,西屿坪是四岛中人口最少的岛,常住的只有两户人家。陈秋江阿嬷今年80岁,与阿公住在岛上最久。子孙叫老人家去繁华的澎湖马公居住,老人家却只是淡淡地说:「这里住习惯了啦!」岛上生活原始,甚至要去井里打水。两台柴油发电机不时有状况;因为交通不便、派人维修成本高,最长还曾有冬天停电半个月的纪录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澎湖群岛持续数百万年的火山运动大约在800万年前于南方四岛的东屿坪画下句点,与对面的西屿坪隔海相望。摄影:齐柏林

以前阿嬷负责看顾庙宇的香火,每天可以上下陡坡四趟;现在年纪渐大了,庙的工作交给年轻人,但还是几乎每天都会下山来,与另一户顾发电机的人家聊天。或是像这天一样,下午在港口,等着七美的朋友送米、菜、鱼等日常所需物品过来。阿嬷望着海面,看着每一艘从七美过来的船,等着、等着,两个小时过去了,夕阳都要西下了,送货的朋友怎幺还没来呢?

寂寥是南方四岛平时的样貌,但是一到了庙会时,东吉、东屿坪和西屿坪会涌入上百位岛屿人民,东吉甚至高达两、三百位,为岛屿增添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喧嚣。今年东屿坪、东吉陆续都在7、8月举办了返乡庙会,有为王爷生日祝贺的祭典,也有中元普渡敬拜好兄弟的仪式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一年一度的池府王爷庙会是东屿坪的盛事,庙方人员从白天就开始为迎王祭典进行各种仪式,一直持续到隔日清晨。摄影:陈郁文

7月12日(农曆六月十六)是东屿坪的池府王爷生日。宁静的小港口原本只停了几艘孤单小船,此时摇身一变成渔船汇集处,停满二、三十艘大船,船上插满五颜六色的旗帜。 在法师、乩童问过神明后,确认正式仪式从凌晨3:20开始,一直持续到清晨6点多。整个晚上,小孩的嬉闹欢笑声与鞭炮声交织,像极了台湾岛上的农曆过年。庙会最后在分猪肉的高潮中结束,岛民领完自己那份猪肉就回到自己的渔船上;一艘一艘船井然有序排队离开;港口在鞭炮、烟硝中,又迅速恢复了宁静。

东吉一年一度的庙会则在8月初举行。东吉离台湾本岛不远,到台南只有30海里,2小时船程。但是如果这条航线出了状况,居民则必须经过辗转200海里的迢迢海路,经过几次接驳才能抵达。郑明成今年与太太一起回乡,感叹地说:「没有固定的交通船,是三级离岛居民的悲哀。」今年42岁的郑明成,在东吉住到18岁才离开;在他小时候,民国六十多年,岛上都还有一千多位住民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东吉渔民有的以小船作业,在自家小岛近岸捕鱼,也有的会到七美附近的南浅鱼场。捕回来的鱼晒成鱼乾,供自用或出售。摄影:陈郁文

现在大部分东吉人移居高雄、台南,虔诚的岛民平日就在高雄的启明宫安置神明。一年一度返乡时,众神明也与岛民一起搭船回东吉;乩童、法师走到港口,迎接神明回到了有两百年历史的老庙。今年东吉将施府王爷生日与中元普渡,一起在8月1日合办。大伙在庙前办起3、40桌的团圆宴,有大猪公祭天,也有现场歌舞秀,丝毫不含糊。经过三天的敬天祈福仪式,最后由乩童引领,在洁净的贝壳沙滩上堆起如山的金纸塔。烟灰带着东吉父老乡亲的期盼,随着气旋冉冉升起:期盼人人都能安居乐业,平安顺遂,来年再度相会在故乡。

平时寂静的岛屿,千万年来一直被湛蓝透澈的海水环绕,在东吉港口外,就有着各种层次的海蓝;四十来岁的东吉人郑明成说,以前还没有港口时,整片是绵延的白色贝壳沙滩,小时候最爱来这里玩「沖浪」,随着浪冲去波浪外,再被浪推回岸上,因为岸边是沙子而不是礁石,所以几乎不会受伤,非常好玩。多层次的海蓝水下,就是缤纷多彩的珊瑚生态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东吉海岸有着壮阔的玄武岩景观,是南方四岛中面积最大,也是距离台湾最近的小岛,直航船程约2小时。在和煦晨光中,远方台湾山脉依稀可见。摄影:陈郁文

早在国家公园成立前,海洋国家公园管理处就开始在澎湖东吉、西吉、东屿坪、西屿坪四岛及周边海域进行生态资源调查。目前已知南方四岛海域的254种鱼类中,就有28种新纪录种;这里还可观察到超过40公分的大法螺、卵叶盐草,还有各种差异极大的大型藻类,表示南方四岛的生物多样性资源极为丰富。

丰富的珊瑚生态系,更是南方四岛的主角。调查发现这里的珊瑚有154种,其中133种属于石珊瑚。这些种类丰富、形状不一的珊瑚大片聚集在一起,成为令人惊叹的景致。叶生弘说:「在2008年寒害前,水下有许多美丽的珊瑚,各种颜色都有……好美!」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南方四岛海域保存了丰富的珊瑚礁生物多样性;这片水域因为纬度与洋流等环境优势,在澎湖百年寒害中受到的影响比较轻微,并且具有较佳的生态恢复力。图中为黄色的臭肚鱼小鱼群穿梭在珊瑚间。摄影:杨志仁

2008年澎湖发生百年罕见的寒害,带给澎湖渔业巨大的冲击,不论是马公、北海、甚至是最南边的七美,海面只见死鱼遍布。「连我90岁的阿公都没见过这种惨状!」澎湖白沙长大、担任中研院生物多样性中心研究员的郑明修回忆。根据中央气象局的气温报告,那段时间的温度都低于摄氏13度,可能是造成鱼类死亡的主因。身为海洋生物多样性研究者,郑明修也将2004与2008年的珊瑚资料拿来做比对,却发现寒害后,澎湖北海仅剩不到10%,澎湖南海却仍有40-50%的珊瑚覆盖率。这又是什幺原因呢?

据调查,2008年寒害受北边来的大陆沿岸流(冷水团)影响,北回归线以北海洋生物受损为「严重伤害」程度;望安周遭海域则是「中度伤害」;也就是望安以北水深20公尺等深线以内珊瑚礁海域内的鱼类、甲壳类、无脊椎动物、螺贝类皆受到中度以上的损伤。反观南方四岛的东、西屿坪以南的海域,只受到「轻微伤害」。可见从地理位置来看(纬度),南方四岛所受到的生态冲击相对较小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
帝王岩虾是夜行性动物,通常成对一起,模拟成宿主的颜色;图中宿主是西班牙舞孃(血红六鳃海蛞蝓)。石珊瑚可产生碳酸钙骨架,是可以造礁的硬珊瑚。摄影:杨志仁

对2008年寒害的研究让郑明修认为,由于澎湖群岛受北上的黑潮支流影响,加上鱼苗和多数海洋无脊椎动物在幼生阶段具有浮游性,可以往北散布,因此澎湖南方海域很有机会成为澎湖海域的「种原库」,为当地海洋生态系保存物种资源。这个优越的条件也成为后来成立「澎湖南方四岛国家公园」的主因之一。

为了监测海洋资源状态,海洋国家公园管理处、台湾环境资讯协会等单位,这几年都在南方四岛进行珊瑚礁总体检。珊瑚礁体检不仅可以评估珊瑚礁生态系的健康与否,也可调查珊瑚礁鱼类资源现况。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 林阿灿是守护灯塔的东吉人,30年来一直看顾着讨海人的海上明灯。摄影:陈郁文

台湾环境资讯协会于今年7月在东屿坪东侧、西屿坪北侧及铁砧东侧进行珊瑚礁体检。鱼类方面,潜水志工在三个调查点都观察到属于指标性鱼类的蝶鱼;另外还记录到鹦哥鱼、石鲈、笛鲷、石斑等。指标性无脊椎动物的部分,仅零星观察到清洁虾、砗磲贝和魔鬼海胆。海管处的调查资料则显示,南方四岛浅水域的珊瑚礁鱼类中,除了观赏性的蝶鱼数量与种类均属正常之外,其他高经济价值的鱼类(如石鲈、笛鲷、石斑等)却极少,显示承受的捕猎压力较大;整体而言属于受到相当人为干扰的海域,明显缺乏大型经济性鱼类。

珊瑚的健康情形则是忧喜参半。台湾环境资讯协会的调查结果显示,活珊瑚覆盖率最佳点在西屿坪的铁砧东侧,达61%,属于「优良」。在西屿坪北侧,活珊瑚覆盖率却只有16%,大片为死亡已久的轴孔珊瑚,只有零零落落的新生珊瑚长出。台湾环境资讯协会科学指导员林育朱推测,是2008年寒害时温度过低导致珊瑚大量死亡,「但因当时没人做纪录,无法定论。这个情形显示出环境长期监测的必要性;完整的生态观察至少都要十年以上,才能将中间一些突然过高、或过低的异常数据、情形排除,增加科学準确性,这也是海洋环境永续的必要之路。」

南方有四岛:台湾第九座国家公园在澎湖 紫蓝色珊瑚也是石珊瑚的一种,属于分枝形的轴孔珊瑚,在水中特别醒目。摄影:陈尽川

观察海洋生态的变化并据以进行因应对策,是环境监测的主要目的之一。2010年开始,海洋国家公园管理处、澎湖县政府等相关单位开始进行「突棘行动」同时进行珊瑚礁体检。

「棘」,指的是最大可达1公尺、且以石珊瑚的珊瑚虫为主食的棘冠海星。石珊瑚是造礁珊瑚的主力,而一只成年的棘冠海星每年就可吃掉6平方公尺的石珊瑚,但造礁珊瑚速度最快的枝状珊瑚一年不过成长10到20公分而已。因此当棘冠海星数量过多,就会对珊瑚礁生态造成影响。近年全球各地,如澳洲大堡礁、日本石垣岛、关岛,都陆续出现棘冠海星大发生,澎湖也未倖免;因此,当2010年澎湖西吉海域突然出现500多只棘冠海星时,立刻引发专家学者关注,海管处也着手清理这些珊瑚大敌。

……文未完,全文请见《国家地理》杂誌中文版网站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