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
2020-06-12

    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【唤醒老建筑上篇】兴巴士车站转型文创基地市集咖啡馆散发文化味

槟城风车路的名字看似写意,然而,路边两侧大部分建筑都因受到时间的洗礼而显得老旧斑驳,兴巴士车站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老建筑而已。老建筑,并不意味着必须被拆除、被遗弃,在许多文化人的心中,它更多时候是承担着一份历史记忆,记录着一座城市的演变过程的见证者。

自从槟城乔治市入遗后,战前老建筑便再次受到大众关注,身价一夜百倍。然而,当时的发展中心多在本头公巷、牛干冬街等地区,风车路则处于市区的另一侧,较少受到游客与投资者的关注。

老槟城陈希道说,早前的风车路龙蛇混杂,路边开着经营各行各业的店铺,且一度成为外来移工的聚集地,并且衍生出治安问题。

办尔纳斯画展华丽转身

百年老建筑在槟城并不罕见,与它们相比,兴巴士车站显得年轻许多,今年也只不过71岁。最初,兴巴士车站只是一间槟城私营巴士公司的维修站,后来,该公司结业后,它便曾先后“化身”为一家欧洲汽车的销售陈列室、汽车维修中心与仓库等。再后来,它更因年久失修而变成一座废墟,甚至成为流浪汉与“毒虫”的聚集地。

当陈希道首次到访兴巴士车站时,眼前净是颓垣断壁,空气里亦飘蕩着一阵阵腥臭味。

他说,当时,许多流浪汉把兴巴士车站当作“厕所”。由于该地又髒又乱,且非旅游旺区,自然无法吸引投资者到来发展。但他看中兴巴士车站有别于其他老建筑的英式建筑风格,而是採用装饰艺术(Art Deco)建筑风格建成。

“起初,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打理这栋建筑,且当时也有外来移工想要租下这个空间创业,另有车厂也想租下车站充作维修中心。而我则一直在思索,究竟如何能通过建筑本身来改变这个社区,重新唤醒社区的活力,藉此减少治安问题。所以,我一直严选租户,希望可以找到具有相同想法的租户,结果,兴巴士车站被一放就放了两年。”

直至槟城着名壁画“姐弟共骑”的画家,即立陶宛籍艺术家尔纳斯(Ernest Zacharevic)想要举办个人画展时,兴巴士车站才又有了“用武之地”。

尔纳斯过去用来绘壁画的部分漆料是由陈希道供应,他们两人也因此结为好友。既然好友想要举办个人画展,他自然尽心尽力助友一臂之力。

不过,尔纳斯起初对他所提供的数个地点都不甚满意,直至两人来到当时还是废墟,且又髒又乱的兴巴士车站时,尔纳斯才终于欣然点头。

“尔纳斯第一眼就看中了兴巴士车站,他当时说,只要把车站清理乾净就好,无需再多做翻新。我花了3个月的时间修补车站已坍塌的屋顶,然后更换残破的地砖、清洗墙面,尽可能的维持建筑原有的面貌。”

过后,尔纳斯的画展顺利在此举办,而这也改写了兴巴士车站的命运。如今,兴巴士车站除了经常举办艺术展览,同时也吸引咖啡馆、文创小店入驻开业,同时,该车站每週日都有手作市集,使之一时间犹如脱胎换骨般,从早期的巴士维修站“华丽转身”,变成一处文创基地。

艺术壁画生色  週日逾50档口摆摊

风车路衔接加马百货公司、槟城时代广场与市区,处于闹市的交界处,车来车往间,不由得使人觉得烦躁。因此,陈希道希望把兴巴士车站打造成“桃花源”,藉此隔绝门外的吵闹声。而方法之一,便是频频邀请艺术家前来设展。

“在槟城,艺术家欠缺发挥的空间。但我们恰恰拥有一个空间,但缺乏善用空间的人。”

故此,兴巴士车站便与艺术接轨,站内的壁画多是驻站艺术家的杰作。单是艺术展览自然无法让一个老建筑的生命复甦,幸得艺术家们提供良策,建议他将之改造成文创空间。

约莫两年前,他首次在车站内举办文创市集,但因该车站当时还未被大众所熟知,导致许多手作人拒绝前来摆摊。

“起初,我们只有6个档口,且档主都是我的朋友。我们就把这个市集当作一个好友聚会。然后,大家纷纷带来咖啡、叻沙、果汁与皮革产品等等,场面虽然冷清,但仍然是一个好的开始。”

经过大家的努力开拓,如今,每逢週日,兴巴士车站内便有五十几个档口摆摊。从零开始经营至今,兴巴士车站的确已展现另一种新面貌,但他坦言,这一切得来不易。过去,他毫无举办艺术活动与展览的经验,他多是在朋友的帮忙下,大家齐心合力助兴巴士车站“复甦”。

“槟城是一座小岛,人与人之间的联繫非常强烈。就像尔纳斯便是通过朋友的介绍而来,后来,他的出现也改写了兴巴士车站的命运。”

助创业者圆梦 玻璃咖啡馆年年换人做

兴巴士车站中央处设有一家落地玻璃咖啡馆,这家咖啡馆从3年前至今已易主三次,令不少人感到困惑。

其实,咖啡馆的出现完全是出于陈希道的巧思。落地玻璃咖啡馆看似浪漫,其实并不“实净”,木製地板与木柱需要细心照料。由于它处于兴巴士车站的中央,所以难以吸引顾客常常光顾。

“越来越多人想开咖啡馆,但因为资金有限与缺乏经验,导致他们无法完成梦想。我希望通过这个空间帮助这些想开咖啡馆的人圆梦。我们通常只定下一年租约,一年后,他们便必须搬走。”

第一代租客自租约满后便不再开办咖啡馆,然而,第二代租客却在短短一年内积累经验后,并在租约满后迁去他处重开咖啡馆。

开办咖啡馆这个梦想的涉及面广泛,业者除了需要沖泡一手好咖啡,还需设计菜单、管理员工,并且控制生意盈亏。他希望藉由这个空间,让有心开办咖啡馆的人得以学习创业。

他说,第一代老闆建立兴巴士车站的目地是为了回馈社会,为人民提供私营巴士以改善生活。而作为新一代业主,他自然也抱着回馈社会的想法,因此,他决定善用既有的空间帮助怀有梦想的人圆梦。

逐步维修以保持原貌

由于兴巴士车站空间宽敞,至今仍处于维修状态,所以,不时可见装修工人出入。维修与装修不同,维修是修复兴巴士车站内残破的地方,陈希道希望可以保持兴巴士车站71岁的容貌,而非为它重新装修,赋予它崭新的容貌。

“我希望保留建筑老旧的味道,除了一些无可避免的装修,如厕所和屋顶,我尽可能採用修复的方法,例如上个世纪是以木板作墙,于是,我们维修时同样採用木板作墙,而非改成耐用性更高的砖墙。我希望维持它作为维修车站的老旧面貌,这个是它的历史,我们应该要保持与尊重,并且为它延续故事。”

由于缺乏维修资金,所以,他唯有一个地方接一个地方慢慢的维修,虽然耗时耗力,但更符合经济效益。

当兴巴士车站还处于缓缓维修的过程中,风车路却已开始展现活力,最明显的便是正对面的老旧酒店已翻新成一间时尚酒店,同一条街道上也开始出现独立品牌潮服店与壁画街等。

外资发展老建筑 槟城人受惠

自从乔治市入遗后,便吸引许多外来投资者购买战前老建筑与房地产,一度使槟城屋价高涨,民众为此怨声载道。陈希道却认为,这是一个互惠互利的合作模式,槟城人只会是最大得益者。

“战前老建筑的维修费极高,试问有多少槟城人有能力维修祖业?在欠缺维修资金的情况下,老建筑只会变成危楼,那倒不如将它们卖出去。外资在购买老建筑后必然会加以装修,过程中,他们也多是聘僱槟城人进行装修工程。装修工程完成并出租时,起初可能因租金太贵而乏人问津,之后,业主必定为此减低租金,而最后得益者又必然是槟城人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这些建筑早已在槟城落地生根,无论其主人是谁,它始终是属于槟城的产物。”

他说,槟城有许多战前老建筑,外来投资者又怎幺可能全数买完,转个角度思考,外来资金却能促使槟城经济发展,尤其是在乔治市入遗之后,槟城的旅游区便同时催生出许多咖啡馆,各国美食餐厅更是犹如雨后春笋般林立。

他指出,得益于经济发展,不少年轻人也开始创业并追寻梦想。

“我觉得兴巴士车站就是一个梦想聚集地。所有商家都带着一个梦想创业,有者坚持手工冰淇淋的天然味道,有者则想传播吃得健康的概念,有者则贩售自己的手作品。每一名店主都有自己的故事,而我恰好具有提供他们圆梦空间的能力。”

 

兴巴士车站 Hin Bus Depot

地址

31A, Jalan Gurdwara, 10300, Georgetown, Malaysia.

营业时间

週一至五/中午12点至晚上10点

週六和日/上午11点至晚上10点

逢週日举办兴公司快闪文创市集,时间介于上午11点至傍晚5点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